冬日的大渡河沒有了豐水期的洶涌,猶如一條玉帶向下游緩緩淌去。兩岸嶙峋的巨石如同被刀劈斧鑿。寒風中,已橫跨河面300多年的瀘定橋微微搖晃著,一群工人正在橋面上裝釘木板。臨近鼠年春節,這座因紅軍“飛奪瀘定橋”馳名中外的鐵索橋正迎來大修。

1579571616563896.jpg資料圖:瀘定橋。

       修建于清朝康熙年間的瀘定橋,曾是橫跨大渡河的第一座橋梁,全長103.67米,寬3米,由13根鐵索鏈構成。西橋亭上,刻有康熙皇帝手書的“瀘定橋”御碑巍然聳立,橫批“一統山河”,記錄著漢藏互通的悠久歷史。

       “歷史上,瀘定橋是連接漢藏交通的紐帶,也是當地人往返大渡河兩岸的必經之路?!睘o定縣文物管理局工作人員葉丹告訴記者,上世紀以來,瀘定橋“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此次主要是兩岸橋亭古建筑以及鐵索整修加固。

       站在橋上,寒風吹得皮膚生疼。記者注意到,曾經只由13條鐵索構成的瀘定橋,如今底部多了幾條手腕粗的鋼繩。

       已經參與了26年瀘定橋維修的老工人王齊學解釋,為減少橋體鐵索壓力,當地于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分兩次在橋底鋪設了9條鋼繩?!艾F在主要靠鋼繩承重,鐵索不承重?!?/p>

       在王齊學的記憶里,瀘定橋經歷過多次大修。損壞最嚴重的一次在2000年左右,一根鐵索斷裂并落入大渡河?!耙桓F索重兩三噸,幾十個人才拖上岸?!?/p>

       瀘定橋13條鐵索共由12164個鐵環構成,但仔細看去,有長有短,有胖有瘦。葉丹說,如今鐵索上有20%的鐵環為近代更換,80%的鐵環仍為“清朝原裝”。

       從幼年時由大人抱著過橋,到年少時每天過橋穿梭大渡河兩岸,再到如今大半輩子維修瀘定橋,王齊學見證著瀘定橋的變化,“人越來越多了,橋也在維修中越來越堅固?!?/p>

      “我們既要保證文物的原貌,又要保證旅游接待的安全性?!比~丹說,近年來,隨著當地交通條件的改善,瀘定橋的游客越來越多,同時受幾次地震影響和常年河水沖刷,瀘定橋整體受到不同程度損壞?!盀榱吮苊獯笮蜋C械設備對橋的損毀,我們全靠人工來維護?!?/p>

       瀘定是出川進藏必經之地,瀘定橋大修,折射的是甘孜藏區旅游業的飛速發展。數據顯示,2019年瀘定縣共接待游客271.09萬人次,同比增長29.9%。同時,整個甘孜藏區2019年接待游客3300余萬人次、增長47.98%,綜合收入363億元人民幣、增長62.16%。

      “游客最多時,每天上橋一萬多人,他們都喜歡摸鐵索,摸得光溜溜的,不用我們做防銹了!”站在橋頭,撫摸著自己維護了幾十年的鐵索,王齊學哈哈大笑起來。他說,這次大修為期80多天,目前正重新鋪設橋板。

       雖然瀘定橋已因維修封閉,但兩側河岸上,還是有不少游客遠遠地拍照留念?!拔姨貏e想上橋感受一下‘大渡橋橫鐵索寒’,結果趕上五年一遇的大修,你說是幸運還是不幸運?”來自重慶的游客王靖說。

       傍晚時分,陽光從瀘定橋上消失,寒意更濃。13條鐵索依然橫亙河谷。幾百年間,瀘定橋見證過大渡河畔的日升月落,聆聽過革命年代的隆隆戰火,如今它正“改頭換面”,準備迎接21世紀20年代的第一個春節,并繼續見證甘孜藏區的日新月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