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增:神奇的西藏1.jpg       在第二屆少數民族文學研討會上,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丹增作了題為“神奇的西藏”的講座。

       丹增著重介紹了西藏的自然、文化和文學。丹增說:四百多年前,西方的探險家、史學家、文學家尋找著一塊既神奇,又神秘的土地,那就是西藏,他們窺視眈眈。西藏是地球上,面積最大,海拔最高的青藏高原的主區,120多萬平方公里,占中國國土面積的八分之一,四面群山環繞,被稱為“世界屋脊”。

       他的神秘在自然。七萬年前,這里卻是一片汪洋大海,海面高度與今天的印度洋相等,海面碧波萬傾,海岸叢林密布、恐龍怒吼,大象嬉戲。春去秋來,花開花落,潮汐漲落,驚濤拍岸。人類還沒有誕生,大約四千萬年前,大自然掀起一場驚天動地的造山運動。印度板塊開始向北漂移與歐亞板塊發生碰撞,印度板塊被迫隆起,形成巍峨的喜馬拉雅山脈。歐亞板塊在印度板塊的張力擠壓下階梯式隆起,形成高底錯落的山脈,造就了青藏高原。這里有聳入云端的巍峨群山,終年不化的晶瑩雪嶺,水草豐盛的遼闊草原,星羅棋布的高原湖泊,縱橫交錯的大小江河,莽莽無邊的茂密森林。被稱為“世界屋脊”的西藏是地球之巔,是除了北極、南極之后的第三極。這里地球表面離太陽最近,掛在上空的月亮比任何地方都大,閃躍在天空的星星比任何地方都亮,仰望天空比大海更藍,朵朵白云潔白無瑕?!笆澜缥菁埂背闪舜笞匀凰徒o生活在這里人們的絕佳恩賜,也成為了人們到此一游的向往之地。他們想看一看江河之源、眾山之源、自然之源的壯麗景觀,揭開世界屋脊的神秘面紗。

      他的神秘在文化。千百年來我們的先輩在世界屋脊,雪域高原,繁衍子孫,優勝劣汰,一代勝過一代、一代比一代剽悍、聰慧。他們創造出獨俱魅力,極有永恒生機與活力的文化。兩千多年前,位于西藏阿里普蘭縣境內的崗底斯山主峰“崗仁布切”的腳下,降生了一位非凡的男孩,取名辛繞米沃齊,后人稱登巴辛繞。他開創了“擁仲笨波”文化,創制象雄文字,創新原形數字,創造九乘經論。以及崇尚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神靈仙術,雪域高原進入了新的文化時期,這可能是藏族古代文化的根基。我們祖先最偉大之處是寬闊的胸懷,包容的心態。印度文明傳入雪域高原,帶來了新的意境、新的命意、新的文體、數千卷的梵文上萬人翻譯成藏文,這些經典是智慧的寶庫。包含著歷史、哲學、道德、宗教以及被稱為大五明、小五明的十明無所不包。藏漢兩大民族的先祖都有血緣聯系。一千年多前中原的文成公主、金成公主先后下嫁,帶來了中原文化。中原的建筑技藝,醫藥經典,佛教經卷,天文歷算,隨嫁而來,傳入西藏。又請來了印度最高學府那蘭陀的堪布菩提薩捶(又稱希瓦拉或靜命大師),密宗大師蓮花生,以桑耶為中心大規模修建文化傳播基地,大規模開展梵、漢、藏的翻譯工程,空前興起了本土、中原、印度不同文化在相同的地域萌發出讓世人驚嘆的藏族文化。文化是民族的,也是國家的,更是人類的,真正的文化是所有的人用智慧種下的樹所結的福果。

      他的神秘在文學。正如語言是人類的表現,文學是社會的表現。藏族文學是中國文學的一支獨具風采的奇葩。遠古的藏族文學為,心靈創作,口頭相傳,民間文學。形式為古歌對唱,神話對講,單講眾聽,群人輪說。內容為世界形成,人類起源,自然崇拜,萬物靈性,既體現先民們的智慧,也表達對未來美好的想望。自從有了統一的,規范的,科學的,優美的文字之后,書面的文學誕生了。不僅把遠古時期的口傳文學搬進紙面,借助文字留存相傳,更是空前的文學創作高峰此起彼伏。后藏日喀則市不遠的那唐村,七百年前在這里聚集著上萬名佛學家、史學家、文學家。書寫員的巧手在紙間靈動,雕刻家的刀尖在木板上飛舞,先后歷時七年,331部被稱為《甘珠爾》、《丹珠爾》的龐大的、浩瀚的紙面巨著出現在世人面前。其中收錄了230位藏族譯師從梵、漢典籍翻譯的4839部論著。其中詩辭學、戲劇學、辭藻學,文學占了相當多的比例,這些算是文學的精品。號稱第二敦煌的薩迦寺擁有至今尚未開卷的9萬多部藏文文獻,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書寫歲月足跡,生存奧秘的文學名著。青藏高原是歌舞的海洋,只唱不舞叫歌,既唱又跳叫歌舞,加上樂器表演叫藏戲。西藏的“八大藏戲”是廣場戲,演員唱腔優雅,身姿優美,演出形式生動,幽默風趣?!吨Z桑王子》、《文成公主》、《郎桑胡娘》在廣闊的舞臺上,悲劇以死亡告終,喜劇以結婚落幕。藏戲的文學功夫不亞于莎士比亞的戲劇。世界最長的史詩《格薩爾》,內容廣博,結構宏偉,卷軼浩繁。最早有30余部,后人陸續創作,說唱補充,現已出版近200部,還在繼續整理。美、英、法等20多個國家設立了《格薩爾》翻譯和研究機構。薩班·貢嘎堅贊撰寫的《薩迦格言》開辟了藏族作家詩的創作先河,為后人格律詩的寫作起到推動作用,是一部流芳百世的格言詩。以后的《甘丹格言》、《水樹格言》等近20部格言是藏族文學的精華。朵噶.次仁旺杰在1717年20多歲時創作了長篇小說《無敵青年》,這在藏族長篇小說創作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在以后出現的近50部長篇、短篇小說,最鮮明的特點是語言簡練,比喻形象、故事生動。降生于西藏南部門隅的詩人倉央嘉措,才情橫溢,偉大詩人與杰出人物兼于一身,他在文學上的地位和影響超越了風云經歷和磨難歷程。至今藏族人吟誦他的詩歌來寄托對他的思念。他的詩在世界詩壇上是引人矚目的一朵奇葩,不同民族,不同國界的學者學習研究。

       高原奇僧根頓群培的散文,不僅是藏族文學的代表作,更是從世界屋脊傳播神州大地的智慧明燈。根頓群培是一代文豪,二十世紀初期西藏最偉大的文學家、史學家。他的散文和詩詞具有獨特的風格,他的繪畫至今人們還在尋求。他的散文、游記講究布局、富于變化;氣勢宏偉,富有創新;邏輯嚴密,含義深遠。他精通藏、梵、漢,譯有梵、漢大量名著。1946年他撰寫《白史》,因缺乏資金,買不起紙張,只好把搜集的資料抄寫在撿來的煙盒紙片上,這樣的大師一生貧困潦倒,饑寒交迫。真正的大師是不顧及個人得失,更不注重名譽和地位,為了自己選擇的事業,付出畢生的精力。他的智慧、才華、勤奮今天更強烈的銘刻在人心。他的大部分作品已譯成英、日、俄等語言,成為人類共有的精神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