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天,我未必要受涼

 

一場雪覆蓋了整座城

平日喧囂的街市,這會兒

也安靜了許多。其實

這樣也未必袒露我的心語


雪花倉促地飄落

剛剛起飛的鳥群

占不到展翅的空間

集聚在搖晃的電桿線上


高樓大廈的間隙里

我必須要看到遠處的雄鷹

因為它有巖穴

也有寬闊的草原


異鄉的雪

未必是思念的酒,而有時候

下了一場大雪后

我就無法制止貪酒的沖動



風都執意讓我回家


這座城市的天氣越來越冷

暖氣供給的熱度

無法暖和我心底的話語


街上與風同框的人群

形形色色,卻沒有眼饞的背影

熟悉的也就只有風的吆喝

一些葉片逗留在馬路上

剛剛躲開車輪

又被人腳踩住

顯得它很無故。所以

我沒有繼續窺探那片殘葉的去處


一陣風急切地來

我就盯著光禿禿的暖氣片罩

聯想牛糞的火量



故鄉的月亮


在城里,印在窗子上的月亮

淡淡地讓人格外的冷

一束不近人情的光

像城里人的眼光

時而會帶來一種假相


我開始閱讀關于月亮的所有東西

也找不到月亮的明亮

街上的各種燈光一閃一亮

使我整個月亮的名字在路口丟下


一到草原

月亮的明度迫使我關掉燈

也拋開所有的雜念

這時候我才明白

原來,當年那路口丟下的是一滴淚水

一滴裝滿鄉愁的淚水



關于夢

 

夜里升騰的孤獨

是你暗中遞給我的微笑

所以破曉之前

我還是摟著自己的夢

把你埋葬在我的靈魂里


即使我是孤獨里走失的

可我還是畏懼肅靜的表情

從黃昏到黎明

我一直都在巡視

迷途的身影是否被你發現


如果我畏避的念

那就從此再也沒有你

也沒有夢中的焦慮

黑夜只會包裹我的靈魂

將夢也腐爛在腹中


 

小狗

 

去年,姐姐從縣城回來

順便撿來了一條流浪小狗

當時,小狗很小

但它還是溜在離我們適當的距離

從不接近,充滿警惕的眼里

顯得我們的距離很遠


在牧場

經過狼的暗探

雪豹的咆哮

小狗開始順從我的指揮

把警惕的眼神也漸漸移開我


后來,小狗

從山里撿到的骨頭

一次次堆在家的門口

從此它執意的行事,在我心里

也堆砌了重重的不舍


 

駿馬


眼前鋪展的是無際的平原

我怎能徒步走完這一程


到了傍晚

天邊掛著一道晚霞

赤紅的像個駿馬

天黑之后,晚霞

像我記憶中的駿馬

含糊地消失


何時,我又能看到赤紅的晚霞

赤紅的像個駿馬似的

 


距離

 

離你近在眉睫

這座手掌般的城市的內臟

是我倆的距離

時而我想尋找某個人

每天可以把城市的內臟點清

這時候,至少

我在這座城市的某處可以見到你

每晚,也可游覽關于你的夢


離你天各一方

心與心的距離

是駿馬四蹄不曾抵達的廣袤

崎嶇的路是沒有盡頭

一朝,我像空中耗損翅膀的雄鷹

消耗所有的本能后

把一切的心愿托付給白云

唯獨天空會把當做你



雪與我


我,一年四季的旅途

沒有不下雪的驛站,所以

都叫我雪域人


一旦,我的骨骼沒有肉皮的包裹

并把骨子散架了

雪的顏色還為我的骨頭而發光


雪,為了后代人看給我骨頭的顏色

皚皚地,一年四季不停地下



春天,在假象


春天,所有的生命

都向一個有溫度的方向探頭

只有那河畔的石頭

像我的意向

堅守自己的位置

下雨打雷也無濟于事


春天,所有的生命

都張望陽光、雨水

只有時常待在屋里的我

像石頭的淡定

缺少了左顧右盼的好奇心

淪陷了世俗


春天,所有的生命

都生機勃勃

只有河畔石頭,屋里的我

像掏空腦子似

羨慕任何事物的去處

而自己沒有跨度界限的勇氣



六月的天空


斑斕的草原

是六月的盛宴

留不住的美麗

讓六月的天空心腹大患

殘云也試著凝聚

大雨傾盆


不知道雨水沖走了什么

草原一面,沒有野草

也沒有爛泥

一片花海,守住六月的天空

將大地等待的芳澤

就在七月的宴席上如愿


1578793104156185.jpg

     扎西巴丁,藏族,青海玉樹治多縣索加人。有小說、詩歌散見在《中國詩歌文學精品》《大西北詩人》《中國詩人微刊》《昆侖文學》《百科詩派》和中國詩歌網、藏人文化網、中華詩歌網等網絡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