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牙雪山初春的第一滴雪融水滴落了,抓喜秀龍草原的綠漸次鋪開,一頂白色氈房出現在近郊的草場,蘇魯花、格?;ǖ氖㈤_還需要一些時日。

        牧人早起,踏著草場的露珠、鳥鳴、蟻穴、和悠遠的心事走出安暖了一夜的氈房。第一縷陽光照耀著他青稞般的面頰,莊浪河喚醒的眸子眺望著烏鞘嶺的延綿起伏,目光中蒼茫與深邃如一曲傳唱了千年的藏地古歌,搖曳在晨風中。

        編織是牧人每天的功課,堆積如丘的牛羊毛,被編織成放牧用的“炮兜子”、韁繩、口袋,色彩簡易成原始的白,常用來驅趕放牧的羊群、拽回棄韁的野馬、盛放奶酪、新鮮的酥油,還有風干的肉食。

        家人和孩子們需要高熱量的食品,助其快速生長和健康地生活。放牧因此不再是簡單的生計,牧人的忙碌像爬行的蝸牛,沉寂遲緩。有時,也帶著被風雨催生的一些焦慮。一切都需要時間,需要牧人隨著光線的變化,把它們鋪開來放在草場陽光最好的地方,一次次攪拌、勻光、反復地變化姿態。即便是帶到離開牧場很遠的地方,那種細膩的白也不會失去草原特有的清香。就算是淡淡的一縷,游走的人們都能瞬間憶起馬蹄聲里的故鄉,憶起格?;ň`放的清晨和午夜,還有佛殿中的燈舌和馬牙雪山之巔的光照。

        草原的四季模糊成不能分辨的模樣,多數時間停留在春冬。一年中,氈房會迎接四次盛大的聚會,草原和草原以外的思念、憂傷、墨硯、詩情、哲思、畫意都會趕來參與草原的歌唱。每一段長調述不完衷情,每一句短調中蘊藏著無盡的絢麗。

        牧人是盛會的主角,安放著草色的青釉,牛羊像散章的副標。來來往往的人流在一種過分的安然中試圖找到內心的放逐、憂嘆和宿命。哪怕是一滴眼角的淚,也會閃耀出那般無邪的光,穿梭在不同命運層次的白里,每一頭白牦牛的脊背上都馱著故園的疼痛和喀斯特地貌下獨有的風情。一次次的匯集,一次次的放流,擁抱和親吻,鋪白成了牧場最真實的顏色。

        請原諒我把你切割得這般渺小和單一,把這樣一種白裸露在雪野之上,撲居在若隱若現的青色上。

        草場是新的,在自然的更替中慢慢形成。陽光、雨水恩澤這片土地,牧人也青睞這方水土,時光在牧人寂靜的生命中磨出了異樣的光亮。柔和而豐滿,每一個若小的光點都聚集著理性和睿智,凄艷的疼痛和憂傷舔舐著草原游子單薄的衣襟,在游走的街角溫暖著暗淡的夜。

        每一次出行,每一次回歸,氈房成了牧人的起點和歸宿,成了放逐和延續慰藉的源泉。

        當一頂雪白的氈房出現在新的草場,草尖把露珠高高舉起時,馬匹和羊群目視著春的細雨。莊浪河畔的草甸,在無聲中一大片一大片加深。

        草原上,草場的草在瘋長。在牧人的眼睛里、心里急速地生長,那種生法幾近狂野。

        “這里的白要多一點?!?/span>

        你放大的目光,在白色的后面,芨芨草才是筋骨。它逆風的蒼涼微燃著悲喜,如喂毒的流箭,無需扎到敏感的神經,夜半也會因流淚而失眠。你的笑容不經意到一種雪白,只有快速的按鍵才能捕捉到嘴角笑肌的溫潤。那個瞬間,你放牧過的草原,像撿拾起了無數行詩句,像一位怕摸到剛剛出生牛犢的孩子,摸到了小牛犢的犄角一樣,還要加上一大段的故事,說牛犢是他的前世,犄角是一把鑄劍。

        牧場的上空常有一只山雀飛過,飛旋的角度像草原連續大雨后的雜草,猖狂到沒有半點野性。牛奶過濾出許多白的油脂,你說裝在肚子里才像一個酥油肚子,油脂是清潤喉嚨的佳珍,這樣去吟唱遠方才不會迷茫。

        羊骨在豐溢的草汁中立了起來,發亮的絨毛包漿過一樣,和著羊體的汗液。再生的樸白和陽光觸碰的堅硬,宛如草梗打磨過的牙齒。你仔細張望,幾次打量反芻時間的乳牛,飄渺不定的思緒霎時回轉。白草尚且都能生出乳汁,平淡才是滋養生活的甘露。

        憐憫和傳頌的故事都要有留白,放牧怎能是把一草場的牛羊驅趕成群至雪崖。周遭陰暗,別人的眼睛里是拼湊不出你要的橋段和劇情。

        牧人堅毅地相信一切,就像不曾背叛內心的孤獨和草場。

        你的率性全煮熬在了白里,唱出妹妹你做一個絕情的人,才有一群白牦牛過河的架勢,受蠱的音符下你癡情的填寫:我是那胡楊等你三千年,痛覺的鱷魚狩獵著渡河的牛群。你既然給她格?;ǖ拿烂?,享有她的美酒,又何苦再尋一座姻緣的氈房。那些藏刀割斷的詩行,像捧來一顆珠子鑲嵌在額頭,夜夜打濕你干瘦的回望。

        你說放牧是為了散開被心禁錮的瘤,我怎么輕信,掐算的匠人也會讀錯你的掌紋。

        你說你曾在幾枝糾纏不清的樹隙中與太陽對峙了很久,和不聽山語出走的河流比試誰可以放慢速度,讓一杯茶等了多半個下午,無奈到只能讓自己變成冰涼的焦苦,卻沒有時機抿上你一口。

        冰聲脆裂……


                十萬雪花抖落阿尼瑪卿草原

                一粒露珠放大的光芒里

                華秀和他的部族拖著羸弱的身軀

                踏上茫茫尋路的征途


        重新拾撿命運,下霜的牧場,白在寂靜里。一頭銀閃閃的白牦牛像靈獸般躍入。將不能解體的孤獨、雜亂,分離、歸類、而后重新顯現。候鳥落羽潔白的筑巢,大篇幅的遺忘恣意的綻放在每一個記憶的花園。


                一條條哈達像純潔的泉水

                洗滌著潔白的心靈

                一簇簇火苗像深心的熱情

                凝結著奮進的力量

                一根根肋骨像倔強的意志

                支撐著前行的步伐

                雪花融化雪花的瞬間

                奔波的煙火暖著腳步前行

                浪花擁著浪花的片刻

                內心的河流清澈每一雙眼睛


        劈開幽舞的煙云,火光劇烈生命恒有的繁華。撲閃的星空下,每一條河流都純潔如草原的心靈,文明的光芒像星河輝照——向著啟明的燈塔邁進。

        鷹飛在上。牧人堅定的守候,放牧著鋪白的牛羊,白的根須像一股甜香的清泉流向大地和遠方。


安 子.jpg

        安子,原名高生龍,甘肅省天??h天堂鎮人。天??h作協會員。作品見于飛天文藝、烏鞘嶺、作家聯盟、藏網文摘、江山文學網等網絡媒體?,F就職于天??h文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