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來臨,天高氣清。當清晨的第一縷朝陽從窗戶外斜射進屋,次仁尼瑪家藏桌上剛擺放的茶碗里酥油茶還滋滋冒著熱氣,用以招待客人盛滿蜂蜜的盤子上空倏地傳來嗡嗡聲,幾只小蜜蜂煽動翅膀,十分輕盈的落在盤子邊沿,猛咂起小嘴,一個勁飛快地舔食起蜂蜜來。主人不動聲色,像是懂得蜜蜂的心事,幾分鐘后,見時辰已到,就輕輕一揮衣袖,蜜蜂也不貪婪,僅在屋里盤旋頃刻后,又嗡嗡作聲翕動翅膀趕緊飛走了。

        得榮地處甘孜州南端,金沙江及其支流定曲、瑪曲、碩曲、崗曲河縱貫全境。境內山高谷深,高山聳立,山巒疊嶂,江河縱貫,光熱充足,是典型的亞熱帶干旱河谷地帶。史書記載,這里的藏族居民是由距今五千多年前繁衍生息在當地的土著以及公元七世紀吐蕃國藏王松贊干布統一雪域高原時,從今天西藏阿里、江孜、貢布等地遷來的吐蕃人和公元1451—1509年間云南納西王斯郎繞登向康南各地軍事擴張時隨軍的納西人三部分相互融合逐步形成。得榮民眾迄今保留著吐蕃先民的語言、服飾、飲食等古老習俗;同時也保留著納西族的許多習俗。在漫長東漸西進的民族大融合過程中,各種文明相互碰撞,兼收并蓄。公元3世紀發源于中原地區的養蜂技藝也隨著民族遷徙和交往,早早傳播至此。然而一脈相承的養蜂文化卻因地域不同,氣候差別,生活習俗,文化傳統等等原因而衍生出有別于其他地區的獨特方法,的確耐人尋味。

        由于地形地貌,當地村莊大都建在高山和半高山,世代農耕為主,兼收畜牧。干旱的氣候使得森林稀少、灌木面積大,日照充分,無霜期長,耐旱的仙人掌、毛桃、蕎麥、白刺是這里的主要植物,孕育豐富的蜜源,可以說是四季蜜源不斷,加之氣候冬暖夏涼,干燥少雨,給蜜蜂繁衍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空間。第3紀喜馬拉雅山地殼運動之后,由于海陸變遷,亞熱帶、熱帶氣候南移及被子植物的繁盛,蜜蜂也隨之南遷于我國西南的橫斷山區。于是我國西南成為當今世界上蜜蜂種類最多、最集中的地區。居住在橫斷山區金沙江沿岸的龔古、扎葉等村就像鑲嵌在大山里的補丁一樣,在荒涼的群山中兀自點綴一絲綠意,風光旖旎。這里的村民充分利用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很早就會養蜂,在縣內名氣最大,幾乎是家家養蜂,戶戶產蜜,產量最大的一家一年蜂蜜收成就高達500斤。此外,當地還形成了不同于其他地區的養蜂文化。在這么干旱少雨,植被稀疏的半高山地帶能把蜜蜂成規模養殖,靠的是金沙江畔半高山地區異常的干爽氣候以及當地種植蕎麥有豐富的自然資源等優越條件。次仁尼瑪是其中一位養蜂人,他依稀記得從祖輩傳承下來的養蜂技術。身居大山,要與自然界和諧相處,就要研究動植物的習性。他們深諳蜜蜂的屬性,養蜂是他們生產勞動的重要組成部分。說起養蜂,他們自有一套。舊社會物資匱乏,生活拮據,要改善生活,就要從周邊自然資源中去想辦法。聽他講,很早以前當地人在養殖蜜蜂時,頗要下一番功夫,依照經驗,往往要到野外和森林里去尋找蜂蜜。這種費時的勞動阻礙生產力發展,久而久之便使人產生了家養蜜蜂的想法,于是總有人站出來第一個吃螃蟹,搞實驗,逐漸摸索,不斷積累成敗得失經驗,反復琢磨,在此基礎上就形成一門獨特的技術。

        養蜂,尋找蜂源很關鍵也很出奇。尋蜂要擇準時機,一般在春暖花開的季節,自備一點蜂蜜糖料和類似食品紅的顏料,就開始到茫茫群山里尋找蜜蜂,當然這種方式說它是碰碰運氣絲毫不為過,并不是每一次都滿載而歸。在昆蟲界,蜜蜂的嗅覺和方向感出了名的靈敏,能出其左右者寥寥。在幽靜的森林里,尋蜂人散放的蜂蜜格外香氣四溢,蜜蜂能在很遠的地方嗅到這誘人的香味,仔細辨別出方位后,便會飛速趕來食蜜,這時尋蜜人只消在蜜蜂吃蜜時把鮮艷的食品紅灑在蜜蜂身上,蜜蜂飽餐一頓后不會戀棧,很快就會飛回蜂巢,吸引更多的同伴前來采蜜。人們就坐在原地守候,如果穿上紅色彩衣的蜜蜂很快飛回,說明蜂巢不遠,就在近處,若是要等蜜蜂很久才飛回,就知道蜂巢建在較遠的地方了。尋蜂人會根據蜜蜂帶來的信息,循著它們飛來飛去的路線去尋找到蜂巢。熟悉采蜂的人都知道,蜂巢一般建在大樹丫上,尋蜜人是不怕蜜蜂蜇的,他們用土辦法簡單帶著手套帶上背篼攀上樹丫,把蜜蜂巢悉數采進背篼,用衣物封蓋后整體趕緊背回家,讓這些“不速之客”搬遷到用枯木挖空成桶“新居”,置放在房前屋后,讓新“搬遷”來的蜜蜂在這里安營扎寨,辛勤勞作,釀造蜂蜜。

        金沙江畔陽光充足,土地肥沃,農作物品種繁多。當地栽種的蕎麥、蔬菜和梨、蘋果、毛桃、李、杏、桂等樹木和一些諸如菊花、夜來香、海棠、金盞花、金銀花等花卉給蜜蜂提供了充足的蜜源。毛桃花、蕎麥花和白刺花最受蜜蜂青睞,荊棘叢生的荒野便成了蜜蜂自由翱翔的樂園。春天從毛桃、蕎麥、白刺等相繼綻開花朵時,蜜蜂就開始忙碌,花開到花謝,蜜蜂們似乎通曉整個花事,這時節完全就是它們的天地,恣意飛舞,花舞大地。它們把花粉一點一點采回蜂桶,往返奔波,從不怠慢,一直勤勤勉勉地辛勤醞釀,要趕在花期結束前把蜜采夠,儲備起一個冬季的食糧。

        蜜蜂還是建造“房屋”的杰出工匠,那美輪美奐的一扇扇蜂巢均勻排布,孕育蜂蛹和儲存蜂蜜的小房間規則整齊。蜜蜂采蜜回家,煞有秩序的爬在蜂桶的小孔門前排隊進巢,先出后進,飛出飛進的蜜蜂互不影響。要是趕在大中午,氣溫升高,蜂群還在蜂桶外小孔前不停的旋舞,黑壓壓一團,嗡嗡聲響徹,蔚為壯觀。養蜂人還刻意把蜜蜂集體旋舞本是降低蜂箱內溫度的自發行為擬人化描述成蜂群在“朝王”,看來蜜蜂也像是精通靈性。

        要不是到鄉下去采訪一位資深的養蜂人,我竟然還不知道蜜蜂有這么多趣事。在一個四面被綠樹環繞包裹的菜園邊,花香滿庭,香氣撲鼻。養蜂人正在忙碌著。一問,才知道原來是蜜蜂要分籠了!因為一個蜂籠里有了兩個“蜂王”,很快就想起“一山不容二虎”的自然生存法則。一個“蜂王”勢必就要出去尋找好地方,然后帶領一群蜜蜂去筑巢,另立門戶呢!養蜂人一邊追趕蜜蜂,一邊向它們拋扔沙土或水,一邊口中念頌“請蜂王不要飛到遙遠的地方,就在此安家落戶”等祈使語句,并不時用衣物撲扇著阻擋。在當地傳說中,蜜蜂既要在深山上采花,也要去溪水中汲收水分,飛行距離非常遠,歷經九九八十一道艱難險阻,出生入死。在養蜂人眼中,“蜂王”似乎明白人的語言似的小精靈,得精心伺候。終于,想要飛走的“蜂王”在慌亂中迷失方向,帶著蜂群就近緊急降落,養蜂人的這招數還真湊效。眼看蜂群落在了一棵梨樹上,他連忙拿來背篼和舊衣服。然后往樹上一扣,用繩子緊緊綁住固定。然后爬上梯子,用竹刷把輕輕地把蜜蜂向背篼里面“掃”,可蜜蜂們很“犟”,掃進去又飛出來,怎么掃也掃不動。養蜂人自有妙招,他早已料到蜜蜂的“不情不愿”是有原因的,這時叫人拿來蜂蜜,在背篼上面悄悄地抹了薄薄的一層,不一會兒蜂蜜浸透進背篼,蜜蜂們便紛紛“中招”,只好乖乖地到背篼里面來了。他把背篼背到空的蜂桶前,打開封在口子上的衣物,又慢慢地等待蜜蜂自己搬進新居,蜜蜂喜歡在透出木質香味的桶內筑巢棲居。耐心十足的養蜂人足足守候了一個下午,才算把蜂群打理好,他細心的給蜂桶合上蓋子,找來黏性最好的新鮮牛糞抹在蓋子和桶的結合部,為防止其他動物干擾,只留下一個小小的孔為蜜蜂開啟一扇通往外界的門!

        和內地養蜂人追隨花季輾轉南北、流動養蜂不同的是,得榮人養蜂有兩個特點,一是在房前屋后菜園柵欄旁高矮不一的擺放十幾桶幾十桶不等的蜂桶,就在自家院內養蜂。二是直接就將新蜂桶放到百花齊放的荒坡上,等待蜜蜂自已在桶內結巢,只需在秋季采蜜則可。當然,制作蜂桶對材質頗有講究,一般只用一種木質。農閑時分,村民要到森林里尋找云杉的空心枯木,采伐后運回家細心打磨成桶,外觀保持樹木原狀,堆放在一起,就像隨意壘起的柴垛。他們把這些看似無用的木材利用到了極致。錯落有致地擺放在菜園邊或荒山上,它散發的淡淡杉木清香很能招引分籠的蜂群,除了前述的人為干擾采蜂外,無論是荒野還是在菜園里養蜂,這種用空木桶吸引蜜蜂結巢的方式也是當地獨有。更有甚者,次仁尼瑪家居然還在一個存放糧食的小木屋(崩科)里養起了蜜蜂,偌大一個房間,天花板上黑壓壓的懸掛著碩大的蜂巢,簡直就是蜂巢里的極品,但見蜜蜂密密麻麻粘在上面,嚴陣以待保護好巢穴,絲毫不讓人靠近它,當地人專門給它取名叫“崩仲”(意為倉庫里產的蜜)。

        這養蜜蜂也是一門學問,查了資料,蜜蜂屬于膜翅目,蜜蜂科,為社會性昆蟲,由蜂王、雄蜂、工蜂等個體組成。蜜蜂種類很多,主要有小蜜蜂、黑小蜜蜂、大蜜蜂、黑大蜜蜂、沙巴蜂、蘇威拉西蜂、綠奴蜂、西方蜜蜂與東方蜜蜂九大種類。而在青藏高原的金沙江沿岸,主要是以中華蜜蜂居多。這一帶老百姓所養的蜜蜂就是中華蜜蜂。軀體較小,頭胸部呈黑色,蜂王體長17.5mm左右,體色呈黑色或棕紅色,全身被覆黑色和深黃色絨毛。工蜂體長11mm左右,喙長5mm左右,腹節背板呈黑色,有褐黃色環。 

        算是了解到它的一些身世。這看似小小的昆蟲,它原來還有嚴密的組織架構和社會分工呢。這不,蜂王的社會分工就是專職產卵,肩負著繁衍后代的社會重任。它的身體發展得很健壯,大腹便便,體重是工蜂的兩倍,失去了“女性”身材的苗條。在產卵期間,蜂王每天都要讓工蜂飼喂蜂王漿,以促進快速代謝保持旺盛的產卵能力。資料顯示,中華蜜蜂的蜂王1天可產700到800粒卵,每天所產均卵差不多是自身體重的兩倍。雄蜂只是與蜂王交配。雄蜂是由未受精卵發育而來的蜂群內的雄性“公民”,每天過著不勞而獲的日子,其存在的唯一作用是與蜂王交配。不過,雄蜂當發揮了這一作用,就要獻出其寶貴的生命。雄蜂實屬不易,要履行社會分工的責任,是以生命為代價的。每到交配季節,性成熟的雄蜂便會自動地聚集在某地空中飛舞,目的是招引處女王。一旦處女王出現,所有的雄蜂便追逐而去,經過一番爭奪,最終獲得交配權的就僅有一只,大自然的優勝劣汰不斷上演,誰的個頭最大、體格最健壯,誰就是最后的勝利者,與蜂王進行交配,全過程均在空中。交配一旦結束,雄蜂便因生殖器官被全部拉了下來而立刻死亡。工蜂社會分工最多,任務最重??梢哉f,除了蜂王與雄蜂各自的任務外,蜂群內的其他所有工作都由工蜂承擔。工蜂是雌性器官發育不全者,但它的許多結構特化得更適應工作的需要,比如其前腸中的嗦囊特化為蜜囊,以便貯存花蜜。

        工蜂要釀造1千克蜂蜜,需要采集10千克花蜜。來來回回總共要飛行32萬千米,這個路程大約相當于繞地球8圈。工蜂一出生就開始工作,分工是按照日齡的增長而改變的。通常情況下,工蜂1—3日齡時,負責保溫孵卵,清理產卵房;3—6日齡時轉為飼喂大幼蟲,調劑花粉與蜂蜜;6—12日齡時改為分泌蜂王漿,飼喂小幼蟲和、蜂王;12—8日齡時又更換為泌蠟造脾,清理蜂箱;18日齡之后,其任務就是采集花蜜、水分、花粉。

        這么龐雜的系統和嚴密的分工,顛覆了我以前對蜜蜂的膚淺認知。養蜂人還告訴到,蜜蜂是植物界最理想的授粉者,一年的莊稼和瓜果蔬菜有好收成,蜜蜂自然功不可沒。等秋季一過,就要采割蜂蜜了,和其他地區不同的是,當地人不需要頭戴面罩那么復雜的裝備,只消在天色將黑未黑的黃昏時段,用柏樹枝條熏香驅趕蜜蜂,然后用刀慢慢切割結滿蜜的蜂巢,養蜂人割蜜技藝非爐火純青不可,既不能傷及更多的蜂蛹,同時也要給桶內的蜜蜂以及蜂蛹留足一冬的食糧,好讓它們繼續繁衍,余下還要把蜂桶內的雜物打掃干凈才算告罄。

        從前,這些小山村交通通訊極為不便,人們過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刀耕火種的艱苦生活,生產力低下,在食不裹腹的年代,蜂蜜算作不可多得的珍饈佳肴,甚是珍貴,逢年過節才能拿出來招待客人,當地的蕎面粑粑醮蜂蜜,核桃仁拌蜂蜜,酥油熬蜂蜜,蜂蜜粘麥子花花糖是藏區出了名的綠色美食。如今,鄉村面貌日新月異,生活富裕、生產發展,老百姓可以騰出更多精力專事養蜂,蜂蜜漸漸形成產業,帶動一方經濟,群眾嘗到更多甜頭。秋末,牛羊膘肥體壯,出欄的牲畜就趕在這個季節宰殺。羊肚是盛裝蜂蜜的好器物,把羊肚洗干凈后,將蜂蜜裝在其中,再把口子扎緊,就算是古色古香最具特色的包裝了。隨便可以存放若干年而不變質,蜂蜜和蜂蠟在袋子中自然分解,當地人在養蜂采蜜上真是用盡了心思,一代一代傳承甜蜜的這門絕活。


阿戈青麥.jpg

        阿戈青麥,藏族,又名溫美華,四川丹巴人。1995年開始文學創作,有散文、隨筆、詩歌散見在《貢嘎山》《甘孜日報》《康巴文苑》《香格里拉》《民族》《文藝報》等刊物?,F供職于四川省甘孜州得榮縣人大常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