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秋,回味一些溫暖的往事


需要挪動所有和秋天有關的句子

才能努力湊齊,豐收的記憶

原野上的矢車菊早已枯萎了

北方的天空,越來越高

必須再加一件衣衫

才敢邁出這扇敞開的大門


如果繼續向往風雪凄迷

還得往甘南的深處行走

——母親說,煤炭稍微不夠

又囤了一些。她離開的時候

已經泥好了過冬的火爐


所有的土地都繼續荒蕪著

我也已經很久沒有夢到您了

拆除多年的老木屋,就成了

夜半失眠的唯一緣由


突然斷電的黎明空空蕩蕩

摸黑煮好的奶茶冒著熱氣

我知道冬天已經不太遠了

尚能坐在,背陰的屋內

認認真真地,回味

一些溫暖的往事



隴南山中即景

——兼致詩人包苞


高處的山岡裸露著筋骨

絳色的土塊緊攥著大地的粗礪

那幾枚柿子,還挑在枝頭

像褪色的燈籠,繼續贊美著

冬日的臨近。踏進村莊時

并沒有懷疑,站立的地方

究竟屬于南方還是北國

以施舍者的姿態走出大門

子夜的月光就潑了一地

一條河流艱難地蠕動著

四野歉收的地頭

惟有,一洼玉米

還能用剛勁的干枯

直面長空



沉默的老鎖


一把鑰匙的靈感,據說來自蝎子

在古老的土地上,它被賦予

驅邪,除障,和平與守護


而今我流落他鄉,對蝎子

另一個深刻的印象,卻是

邪惡,毒辣,妒忌和背叛


多年以后,我持有的鑰匙

越來越多。多年以后

守護歲月的人,卻都成了往事


內心的桎梏,深鎖著智慧

一把冰冷的鎖鑰,又能開啟

誰的方便之門?



致大海


海從黑暗中涌出

宛若猛獸出于洪荒

只有那些白色的泡沫

能夠抵達。沙灘上的足跡

和雪地一樣,醒目而易逝

此刻,只想靠近夜色

靠近大海,靠近那些

能讓內心震顫的聲音



晨間,在棋子灣走了走


在海上,人是孤獨的

船是孤獨的,燈塔是孤獨的

甚至,連星辰和神靈都是孤獨的

這樣的孤獨,容易讓我想起

北國的雪原


沿著海岸線走,并不能走出太遠

一坐下來,就聽不見風的喧囂了

海灘上有沙礫,貝殼,和人類的痕跡

那些黑色和白色的石頭

據說,可以作為棋子——

而我拙于攻防,不擅博弈


認為就可以這樣安靜下去了

認為就可以這樣一直安靜下去了

起身的時候,還是驚擾到了

那只一閃而過的蟲豸



在海上聽少年讀《富饒的西沙群島》


“西沙群島像顆顆珍珠

又像朵朵睡蓮浮于萬頃碧波之中”1

我的孩子,三十多年前

在地球的最高處,我也這樣

贊美著祖國的美麗

那個冬天,所有的雪

就在青藏大地上燦然開放


孩子,船行海上時我已年逾不惑

雪域大德的格言,就在一彎弦月里

清晰地浮現心頭——

“海水縱然汪洋一片,

呢喃春燕難解口渴?!?sup>2


“魚成群結隊地在珊瑚叢里穿來穿去” 1

我的孩子,你稚嫩的聲音

透過北方的霧霾遠遠傳來

在白色珊瑚和貝殼堆成的島嶼上

應該怎樣,才能把這些美麗

一一說給你聽


孩子,這些年我去了西域的阿克蘇

也曾到過遠東的黑河——

在遼闊的大地上,擦亮腳跡

精心耕耘著,每一份豐沃


“富饒的西沙群島

是我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 1

我的孩子,你與生俱來的贊嘆

宛若窗外的椰風,讓每一個字詞

通靈而溫潤


孩子,今夜的雪域大地

一盞又一盞點亮的燈

正在破除所有的無明

我也要在安靜的大海上

把那些偉大的詩篇再讀給你聽——

“每當你感悟大海像藍天平靜的心潮時,

可想過那是她傾心給天下山河的旋律!”3


注: 1、小學課文《富饒的西沙群島》;2、貢唐·丹白仲美《水樹格言》(譯文);3、伊丹才讓詩句《雪域》。



昌江吟


洶涌的能量關進壁壘

一如我們的欲望

長臂的猿猴隱匿于雨林

那是瀕臨滅絕的天真

一輪紅日落到了海的盡頭

星羅棋布的天空下

織錦的黎族女子,不再擁有

青色的文面——

那些交還神靈的符號里

深藏著天與地的秘密

彎腰撿起的這枚海螺

面向十方,發出共鳴



大雪


這些年,我們尚能各安其命

這些年,我們不能舉重若輕


生命都已淺如草芥

隨時準備,沒入塵埃


唯有,城頭的這場雪

始終下得,不露聲色


原刊于《延河》2020年1期(下半月)


索木東20200111.jpg

        剛杰·索木東(1974—),藏族,又名來鑫華。甘南卓尼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藏人文化網文學頻道主編。作品散見各類文學期刊,收入多個選本,譯成多種文字。著有詩集《故鄉是甘南》?,F供職于西北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