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圖為米瑪次仁

       米瑪次仁,男,藏族,西藏拉薩人,1983年生,博士,目前供職于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員。

       公元11世紀,出生于現在孟加拉國的佛教高僧阿底峽,受西藏當地大德的迎請,歷經數次波折,來到西藏弘傳佛法。

       阿底峽學識淵博,佛法造詣深厚,原本計劃三年回國,但因藏地僧眾對佛法渴求之甚,三年之后又三年,先后在阿里、山南、拉薩等地講經,并與西藏譯師合作翻譯經論。在藏傳法十七年后,阿底峽圓寂于聶塘,留下諸多著作及譯籍。

       對于這樣一位在藏傳佛教后弘期起到重要作用的高僧,學界一直多有研究,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米瑪次仁博士就是其中之一,而他關注的重點是阿底峽傳記的發展史。

       米瑪次仁如抽絲剝繭般,從有關阿底峽的不同時期的古籍文獻,從宏觀論述到微觀細節,從作者到版本的考究中,尋找各類有益于完善研究的線索,專心于此、并樂在其中。

       根據米瑪次仁的考證,阿底峽傳記的雛形產生及創立期是在11世紀。11世紀以前的一些文獻,已經具備了傳記的雛形,《阿底峽三十贊》是這個時期的代表作品。米瑪次仁對該文進行了系統研究,認為它是首部西藏本土高僧所創作的贊頌上師的偈頌文,其文學價值一直被學界津津樂道。同時,它也是最早敘述阿底峽生平事跡之作。從它的撰寫形式來看,還證明了西藏傳記文學的萌芽狀態起初并非散文,而是詩歌。人物傳記的形成與整個文學體系的產生具有相同的規律,也就是從“口頭傳說”逐漸向文字記錄發展,從而形成了“詩歌體傳記文學”的萌芽。

2.jpg       米瑪次仁在中央民族大學進行《阿底峽傳記發展史研究》主題講座

       米瑪次仁認為,在12至15世紀,形成了《大尊者至尊我主之傳記》《至尊珍寶尊者具德阿底峽傳 圓滿共許》等,迄今最為重要的幾部阿底峽傳記作品,不但其作者身份及成書年代不同,在體裁、結構、內容、形式上,也各有特色。以《至尊我主具德阿底峽傳 上師功德佛法之源等噶當珍寶經卷》為例,該文首次將阿底峽傳記收入佛教典籍,成為學習佛法的“入門課”。證明了藏文傳記既是歷史,又是文學,更是宗教的文獻屬性。而且自此以后,阿底峽傳記的內容便被固定下來,形成了后來阿底峽傳及噶當派文獻的“范本”。

       進入16世紀,阿底峽傳記也進入了成熟期。米瑪次仁目前所發現的阿底峽傳中最為厚重的一部——《覺沃杰至尊阿底峽傳 藏堪欽所編》,就成書于這個時期。歷經幾個世紀發展變化的阿底峽傳記,在高僧和學者的持續努力下,從簡略變得豐富。米瑪次仁同時也從研究的角度,結合歷史背景、原典和自己的推理,提出了對于古籍中部分內容的不同見解。

       米瑪次仁說,做西藏歷史研究,應該把更多的關注點放在史書為什么會這么寫、當時的歷史背景是什么、以及后來怎么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這個發展演變的過程是很重要的。同時,學術研究要量力而行,需要努力、需要資料、需要方法,最重要的是,需要尊重人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