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獲.JPG攝影:剛杰·索木東

       兩水之間則為一崗,這是古時藏地用以劃分地域的標準。今日雅礱江中游以東和大渡河上游以西之間的廣袤地區,就是被人們稱作“木雅熱崗”的地區。木雅人作為這一地區的主要族群,已在此地定居超過千年。從遠古一路走來,曾在雪山草地、峽谷冰川之間留下足跡的木雅人,曾在西域和吐蕃強勢爭雄的木雅人,曾創造過西夏輝煌文明的木雅人,到了近現代卻異常沉寂。古老的部族仿佛已經完全融入到現代生活當中,只有某些傳承至今的習俗卻透露出木雅人的特別之處,這支曾經深藏在橫斷山脈褶皺里的部族,究竟還有哪些秘密呢?

       古木雅地帶的莫溪溝,位于康定貢嘎山鄉境內,中尾海、石榴村、玉龍西、泉華灘、蓮花湖等美景,在溝內構成了一道由湖泊、森林和眾多野生動植物形成的奇觀異景。這條酷似世外桃源的景觀帶,正好位于古木雅國腹心地帶,可以想象當年木雅頭領嘉拉甲波家族(后為明正土司)在此游歷野宴之時是何等悠閑自在。嘉拉甲波家族所倚仗的,是部族驍勇彪悍的戰士和木雅地區豐厚的物產。

       雅礱江的支流力曲河,是木雅地區最重要的灌溉流域,循河而下,呷巴、甲根壩、朋布西等地的平原丘陵此起彼伏。

       農耕和放牧,是這里的人們延續千百年的生活方式。他們在高原上開墾出的大片耕地,直到今日仍是康定折多山以西的主要產糧區,而散落在各處的雜草,則是木雅人蓄養牲畜的天然材料。每年農作物收割之前,家家戶戶都要到在草地上割草,割下的草則要儲存在家中,到了冬天就可以用來喂養自家的牛馬。

       適宜的氣候和肥沃的土壤讓木雅地區出產豐富,相對富足的木雅人壘石為室,選擇了沿河棲息的定居生活。東接中原,西連藏地,特殊的地理位置將木雅和周邊部族的命運共同交織在了一起。木雅人傳承至今的習俗,或許正是各民族共同交流的結果。

       普洛,這種以糌粑、酥油、白糖為餡兒,麥面為皮的食物,模樣和藏民的主要面食酥油包大同小異。鮮有人知的是,在上桌之前,普洛這種酥油包卻是放在沸水中煮熟的,吸收水分后,餡中的糌粑和酥油白糖便會自然融合成糊狀,令口感香軟甜美。包子不用蒸食而煮熟,這和漢族傳統食品湯圓的做法十分相似,普洛很可能是木雅人結合藏漢食物獨創的食品。

       普洛作為木雅地區十分盛行的食物,出現最多的場合是在婚禮的餐桌之上?;榧?,是木雅人歷來最為重視的人生大事,獨特的婚禮,是木雅青年男女獨立生活的開始。

       新年之際是木雅人傳統的成婚時節,藏歷水龍年正月十四,一個吉祥之日。這天,貢嘎山鄉程子村里的年輕小伙曲沛,將要迎娶來自沙德鄉的姑娘——貢嘎阿姆。

       正午時分,曲沛家中浩大的迎親隊伍出發了,他們將在在村口的白塔邊的草地上等待新娘的到來。按照木雅習俗,曲沛此刻則必須在家里耐心的等待,他和貢嘎阿姆此前并不相識,他們都迫切的想知道對方的模樣。

       在白塔邊的草地上,乘坐越野車前來的新娘,為傳統的婚禮帶來現代化氣息,突然離開父母讓她淚光閃爍。按木雅藏族的習俗,隨行而來的舅舅與兄長此刻成為她最為親密的人,他們將陪伴新娘完成新婚道路的剩余旅程。

       對白塔的崇拜和對駿馬的癡愛,折射出木雅人曾經歷過的烽火歲月和他們最終的心靈歸屬。他們的婚禮儀軌幾乎都按照藏傳佛教教義進行,而據史料載,他們的婚姻比之藏區各處保留宗教習俗最為完整,木雅人成婚的儀式究竟有何獨特,其中的奧秘又在何處呢 ?

       禮儀之始,在于正容體,齊顏色,順辭令。在木雅人的婚禮之中,禮儀說辭最為講究,一套完整的說辭包括十二個部分。這些說辭傳自古時,格式工整,內容豐富。從藏傳佛教的宇宙觀釋義,將婚姻雙方的因果之像全面闡釋。而其中新娘之兄舅則為說辭的主動一方,按習俗,他們往往會刁難新郎家中派來迎親之人,而新郎的舅舅們當天只能盡力迎合各類要求,順利通過對方的考驗,讓新娘快點進門。

       婚姻中女方有意刁難的行為在藏民族中非常普遍,據傳源自松贊干布迎娶唐朝文成公主。當時向唐太宗提出要迎娶公主還有幾個國家,為決定將公主嫁給誰,唐太宗出了六道難題來考驗各國的使者:例如將一根柔軟的綾緞穿過明珠的九曲孔眼;如何從三百名女子中辨認出真正的公主等??恐拐吒翣枴|贊的聰慧才智,他完美地解答了這六道難題,將公主帶回了吐蕃。此后,藏地婚俗中便有了為難迎親者的傳統。

       禮儀說辭會貫穿整個婚禮,雙方在門外達成一致后。新娘貢嘎阿姆終于可以下馬踏入曲沛的家中了。在門前,他還會聆聽高僧大德們誦經念佛,得到祈福祝愿。

       木雅新娘貢嘎阿姆在祝福聲中過了最后一道門,族群之中最為年長而又健康的老人為她祈福,將一塊長12米的白布自樓拋下,祝福她和曲沛一年中的每個月都會幸福和美。

       隨后賓客們來到屋內大廳,享用晚宴,并饋贈禮物。有些像古時的規矩,所贈禮物的數量和品類會被唱念出來,主家也會將此一一記錄。

       此時,禮儀辭令還在繼續訴說。而新郎新娘則在更換衣裝,此前從未見面的他們已迫不及待。新人見面后,甜蜜幸福讓之前的緊張煙消云散,曲沛和貢嘎阿姆在親友的祝福聲中正式結為夫妻,接下來則是主人和賓朋通宵達旦的狂歡。

       在木雅人的婚宴之上,復雜而又嚴格的藏傳佛教禮儀顯得神秘莊重,而最為搶眼的卻是女性們在當天所穿著的華麗的服飾——“澤幫八谷”。這種服裝色彩艷麗,用料講究,據說已經有上千年歷史了。在木雅地區,每個成年男女都必須準備一套漂亮的禮服。

       成年男子在節日之時,要腳穿皮靴,著絲綢襯衫,外穿上好布料織成的外套。而頭頂所代的紅須帽最為獨特,此帽木雅語謂之索甲,意為蒙古人的帽子,傳說為蒙古大汗贈與木雅先祖之物。

       盛裝立于馬背的木雅漢子,彪悍英勇。而落落大方的木雅姑娘,其服飾更為藏區獨有。

       而一套“澤幫八谷”裙裝,包括上衣,外套,褶裙三個部分,全部用上好羊毛氆氌裁剪而成,蓋在頭上的瓦形布帽為木雅獨有,而金銀瑪瑙各類配飾,更是價值不菲。色彩艷麗的褶裙左右兩邊各有60或80個褶皺,這與敦煌莫高窟中所繪西夏女子所穿的百褶裙甚為相似。木雅和西夏,或許古時正如裙帶般緊密相連,可在穿越千年歲月之后,西夏古國只剩下壁畫和陵墓中的輝煌,而木雅人則在無數戰火洗禮之后依然活躍在康巴大地。

       木雅,一個傳承幾千年的神秘部族;木雅,一片具有神奇魅力的大美之地。自人們將木雅同西夏相聯系之始,對于這片土地的探尋就從未停止。木雅所擁有的秘密,如同貢嘎雪峰之水不知滋潤多少河流,又將流向何方。然而滄海桑田,曾經興盛的王國已不復存在,流傳千年的語言正在消失,曾作為主要交通工具的馬匹被車輛所取代,殘存的古碉也只是過往輝煌的象征。每一粒歷史文化的種子,都是延續人類文明的希望,一切對于木雅的記錄與探尋,終將成為傳承道路之上的光影留痕。